苏宁将子公司LAOX剥离上市体系

作者: 范向东 来源: 十亿消费者 2019-06-21 13:36

6月19日,苏宁易购(下称苏宁)发布公告称,其境外下属子公司日本LAOX株式会社(下称LAOX)计划实施定向增发募集资金,向战略投资者苏宁电器集团全资子公司GRANDAGALAXY、中文产业全资子公司GLOBALWORKER定向发行股份及新股预约权,本次交易完成后,LAOX募集总额为6.4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公告显示,本次定向发行股份完成日起,LAOX将不再纳入公司的合并报表范围,成为公司有重要影响的参股公司,将按照权益法核算。

这是近一年里,苏宁继苏宁小店、苏宁金服后发生的第三次重大资产出表。

中国游客让LAOX大起大落

LAOX跟苏宁的关系,要追溯到10年前。

LAOX创立于1930年,是日本一家著名的老牌家电量贩店,1999年12月在东证Ⅱ部上市。2001年LAOX一度成为日本电器量贩店的龙头老大,每年销售额达100亿人民币,但随后因日本经济形势原因以及日本电器零售市场饱和等压力开始走下坡路。2009年,LAOX店铺数量从149家缩减至6家,年销售额降至5亿人民币,经营面临巨大危机。

2009年6月出资5730万元人民币收购LAOX27.36%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也是少有的而中国企业收购日本上市公司的情况,在当年引起了轰动。在苏宁收购LAOX当年,LAOX开始着重发力从何免税店业务。2009年后,苏宁三次增资,继续保持LAOX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此后LAOX的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从家电量贩店转型为免税连锁店,依靠大量中国游客在2014年扭亏为盈,逐渐成为日本最大的免税连锁企业之一。LAOX最引人关注的时期是在2015年,大量中国游客,在当时,赴日旅游时顺便抢购日本生产的电饭煲和电动马桶盖成为风潮,LAOX也赚得盆满钵满。

不过,LAOX对中国游客购买力的依赖性太强了。据环球时报报道,随着汇率上涨和中国在2016年上调了出境游客在国外购买物品的关税,中国游客在日本的“爆买”热度已不复从前,受此影响LAOX关闭了银座总店。

实际上中国访日游客的数量并没有减少,仍在逐年增加,只不过到日本的游客开始注重体验消费而不是购物消费,国内海淘平台的发展让日本商品逐渐触手可得。

针对消费者的变化,LAOX来到第二阶段:以免税店业务为核心转型、同时向海外零售贸易、餐饮服务、生活时尚、旅游服务平台、商业房地产等五大产业发展。

在海外业务方面,2010年,LAOX就开始进军中国市场。2011年,LAOX国内首店在南京开业,不过后中国门店连年亏损,于2016年结束了门店的运营,目前LAOX在国内主攻电商业务,在苏宁、网易考拉和天猫上有官方旗舰店。

在日本,LAOX除了开始免税店之外,还开始涉足女鞋、餐饮、文化等时尚、旅游类业务:

2016年,LAOX收购株式会社SHIN-EI(女鞋策划、批发销售)和新兴制靴工业株式会社(女鞋制造)的股份;

2017年,LAOX设立子公司Food Creation Works株式会社,经营餐饮店,收购爱都交通株式会社(经营观光出租车)成为旗下子公司,设立子公司LaoxSCD株式会社,管理运营商业房地产;

2018年,LAOX收购株式会社SAP(开展以文化遗产为舞台的各种文化活动)为旗下子公司,收购SHADDY株式会社(销售礼品相关商品)为旗下子公司。

2018年LAOX店面数量38家,销售额达70亿人民币。旗下的礼品公司Shaddy在日本拥有近2000家门店,出售日本生活场景中的礼品;旗下的时尚公司主要售卖女鞋、男性西服等。此外,LAOX还运营纯会员制的旅游俱乐部“NEW CITY CLUB OF TOKYO”,以及一些文化娱乐设施。

不过,在2015年之后,LAOX再次进入亏损状态。2013年到2018年,LAOX净利润分别为-2.3亿元、0.5亿元、4.4亿元、-1.5亿元、0.1亿元、-1.2亿元,2019年一季度,LAOX净利润为-0.6亿元,亏损金额呈上升趋势。

也因此,苏宁才不想让LAOX继续纳入上市公司的合并报表中。

三次剥离业务,苏宁“养家”不易

在LAOX之前,苏宁还有两次将业务剥离上市公司体系的操作,分别是苏宁小店和苏宁金融。

去年10月,苏宁发布公告,通过张近东之子张康阳的子公司增资苏宁小店,将亏损中的苏宁小店从上市公司剥离;12月,又通过内、外部增资扩股,把苏宁金服从上市公司体系中剥离出去。

而三次剥离业务的原因应该基本一致。一是为了让业务独立发展,在业务独立之后发展会更加灵活,未来的融资之路会更加便利。如苏宁金服的独立,跟阿里、百度、京东的做法是类似的。

二是减少亏损业务对上市公司的影响,保障股东利益。在本次剥离LAOX的公告中,苏宁就表示目前LAOX处于转型投入阶段,短期经营业绩表现较弱,交易完成之后,LAOX由公司控股子公司变为公司参股公司,降低LAOX转型不确定性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并有助于保证股东利益。

而作为上市公司,苏宁也必须尽可能避免亏损业务的影响。在笔者之前对苏宁剥离苏宁小店的报道中提到,业务的亏损,费用的上涨,对自身造血能力较差的苏宁都是很大的负担,尤其是苏宁小店这样的“无底洞”。

从2014年到2018年,苏宁扣非后净利润大部分时间点都是负数。自2014年开始,苏宁会用了一些非经营性手段补充现金流并抬高净利润,例如出售门店和子公司,例如抛售阿里股票。

在2018年内,苏宁通过两次抛售阿里股票共获利108亿元,所得资金也主要用于智慧零售及线下店铺的扩张。通过出售阿里股份,苏宁在2018年上半年获利56亿元,导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暴增19倍;12月28日,苏宁再次出售阿里股票,约获利52亿元,2018年苏宁净利润达133.3亿元。

笔者理解苏宁应该是由商业地产托底的跟随式战略,“国内连锁第一名”是苏宁的底气,不管线上线下的同行做什么,苏宁都会快速跟进。通过业务的“堆砌”,苏宁营收快速增长。但为什么苏宁的费用无法降低,那些靠上市主体喂养的体外业务发展如何,则不是外部人员能够推测的了。

以往年的情况看,此次苏宁剥离LAOX业务有可能是为年中财报做准备。现在苏宁持有的阿里股权全部出售完毕,除非苏宁能另外找到“血包”,不然今年苏宁将面临经营能力以及新零售升级的双重考验。

注:文/范向东,公众号:十亿消费者,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版权提示】亿邦动力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run@ebrun.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