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上市背后:孙陶然的创业故事

作者: 创业最前线-克虏伯 来源: 腾讯科技 2019-04-28 21:00

4月25日,创办14年的拉卡拉公司终于在深交所敲钟上市,完成了创始人孙陶然口中的“成人礼”,同时拉卡拉也成为了A股首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上市当日收盘市值为191.68亿元。

在拉卡拉的股东名单中,联想是第一大股东,上市后持股比例为28.24%,孙陶然是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6.91%,小米创始人雷军也是拉卡拉的天使投资人,持股比例在1%左右,未进入前10大股东。

拉卡拉的上市,为孙陶然增添了13亿元的身家,不过这对于在24年里有6次创业经历,早就实现财富自由的孙陶然来说,也只是锦上添花了。

孙陶然过往的创业故事,要比拉卡拉的成功上市,更值得我们关注和学习。

富贵险中求

公职、户口、住房、待遇、薪酬,所有这些东西都不应该是影响我选择的因素,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你在乎这些东西,他们就会像链条一样拴住你,人应该学会自己控制自己。

王健林有句名言叫“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孙陶然占了其二。

1991年,孙陶然从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毕业,当时的大学毕业生还包分配,他被分配到了老家吉林长春的一家建筑公司,不过孙陶然却没有选择留下,他去单位报到的第一天就去办理了停薪留职,然后回到北京成为了一名北漂。

一边是稳定安逸的铁饭碗,一边是没工作、没户口、没保障的漂泊生活,孙陶然却大胆的选择了后者。

这种大胆的选择,在他后来的工作和创业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次。

他在北京加盟了民政部下属的四达集团,拿着每月200元的工资。通过自身的努力,孙陶然在半年内就升任了常务副总,并在3年后的1994年出任四达广告公司的总经理。

此时孙陶然的另一次机会也悄然而至,北京青年报预备创立电脑专刊,看准机会的孙陶然决心要承包这个全新的刊物,开启自己的创业之路。

不过孙陶然每年需要向北京青年报缴纳428万元的买断费,1995年第一季度就需要缴纳107万元,当时四大广告的现金却只有区区3万元,孙陶然面临着大丈夫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

困境之下他从四大集团贷款60万,并从员工手中集资了40多万,身背着百万元的债务创刊了《北京青年报·电脑时代周刊》。

那是一个风云际会的年代,同一年马云从杭州电子工业学院辞职,凑了2万块钱创办了中国黄页;马化腾出资5万元在家里拉了4条电话线和8台电脑,成为了惠多网深圳站站长,网站名为Ponysoft;雷军加盟金山3年后,也在这一年推出了类似Office办公软件的盘古组件,尝试与微软对决(不过这次对决后来以盘古组件失利告终)……

另外,联想也是在这一年结束了“柳倪之争”,推出了第一台“中国品牌”的笔记本电脑——联想昭阳S5100。

而孙陶然则以首席记者的身份,开启了一系列的大佬访谈,既是对IT产业的精英报道,又是一次人脉的收集。当时他因为采访联想创始人柳传志而深受柳的赏识;他与雷军的相识也是在《电脑时代周刊》举办的一次电脑产业研讨会上,年龄同岁的两人一见如故。

但有了行业大佬的人脉并不等于财源广进,《电脑时代周刊》曾经在创刊后的前半年里没有多少广告收入,眼看着投入的百万巨资要打水漂,孙陶然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将公司仅剩的十几万元拿出来,邀请客户去北京周边的度假村搞联欢,明面上是行业研讨会,其实也有销售报纸广告的目的。

这一冒险之举最终还是收到了奇效,1995年后半年他们接到了不少客户的订单,并在当年赚到了一两百万。

第二年起,他们的营收就达到了千万元级别,而此时孙陶然才刚刚27岁。

最早的“斜杠青年”

创业是和平时期最绚丽的一种生活方式。

孙陶然曾在北大上学是就曾设想过两条路让自己选择:一条路是像拉碾子的驴一样绕着转圈,重复40年,便能成功;另一条路是想做任何事情就去做,但40年后可能还是普通人。

他一开始就坚定的选了第二条路。在赚的第一桶金后,他也开启了连续创业之路。

从1996年到2001年,孙陶然除了在四达集团任职之外,还参与了4家公司的投资和创办,可以说是个名副其实的斜杠青年。

1996年,他的北大同学赵文权也在四达集团做公关,两人是同级不同系,但彼此非常要好,毕业后还曾经在北京五道口的平房里一起住过一段时间。

赵文权找到孙陶然,想要创办一家公关公司,当时孙陶然也在考虑自己这边与北京青年报的合作协议到期后,该如何继续赚钱,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之后孙陶然又拉上了之前服务过的客户——联想公司总裁办前主任许志平;长城电脑市场部前总经理陈良华;以及用友软件早期员工、连邦软件总裁吴铁。1996年8月,5个人在北大南门外的中成大厦内每人凑了5万元,每人占股20%,成立了公关公司蓝色光标

这样的股权架构,按常理是很容易闹分家的,不过好在他们5人彼此熟识,且除吴铁外的其余4人都是北大毕业,关系非常稳定。

2010年,创立14年的蓝色光标在国内成功上市,成为了国内公关第一股,最初孙陶然等5人的5万元投资,也变成了近4亿元的财富。

创办蓝色光标之后的孙陶然,并没有过多的参与公司的管理,他和另外3位合伙人将公司的管理“甩手”给了赵文权,自己则是继续折腾其他项目。

1997年,他还参与创办了中国第一本高端社区免费直投DM杂志《生活速递》。

此时的孙陶然真是精力旺盛且顺风顺水。

1998年,时任四达集团总裁的张征宇独立创业做电子产品掌上电脑,他邀请孙陶然加盟,就这样孙陶然带着7年的广告媒体工作经验,从四达集团辞职,与张征宇一起创建了恒基伟业,他负责这家公司的产品市场推广工作。

加盟前,孙陶然曾向张征宇开出一个要求,自己负责的业务自己说了算。得到张征宇的放权他才选择加入。

1998年12月,恒基伟业的掌上电脑产品问世,孙陶然为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商务通”并开启了一系列的广告策划,邀请濮存昕、李湘代言,在央视投放广告等等。

这款产品在1999年1月开始正式发售,到年底“商务通”的市场占有率就达到了60%以上,实现销售额7亿多元,孙陶然功不可没。

但好景不长,在2001年6月,孙陶然却突然宣布从恒基伟业长期休假,多年以后他透露是因为张征宇要亲自接管市场业务,自己失去了控制权,所以选择退出。

2001年9月,孙陶然还曾创办了一家名为乾坤时尚的公司,进入教育行业卖电子辞典,可惜这家公司没有给孙陶然带来更大的成功。

这时候5年里连续做了4家公司(蓝色光标、生活速递、恒基伟业和乾坤时尚)的孙陶然开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2001年到2004年里,他花了很多时间去户外旅行,寄情于山水之间。

甚至还总结出了人生的六分之一理论,主张每个人都应该把自己的时间分成六份,一份给工作,一份给父母,一份给家庭,一份给朋友,一份给社会,还有一份给自己。

直到最近几年他的微信签名也是“把六分之一的时间留给户外”。每个季度他都会拿出15天的时间出去旅行,扩展自己的见识和视野,他说这有助于自己想清楚很多问题,并成为一个更好的领军人。

老司机的最后一次折腾

我是一个水平很高的老司机。新手开车经常急刹急停,因为他的眼睛就盯着保险杠前面那一米,而老司机能够看到一百米以外的坑。

2004年,孙陶然曾组织车队去珠峰大本营,从朋友的口中得知,某公司研发了一种新型的Pos机,其售价相当于市面上已有产品价格的十分之一,且尚未大面积推广。有人劝孙陶然再次出山,打造第二个“商务通”那样成功的产品。

孙陶然调研之后发现,POS机背后的支付市场更值得关注。

于是他没有选择卖硬件,而是尝试在便利店里铺设硬件设备,供用户操作信用卡还款、银行转账和余额查询等,以此切入用户的交易环节,新项目的名字最早叫拉卡啦,后来改成了拉卡拉。

2004年底,孙陶然为拉卡拉筹集启动资金。当时联想投资的总裁朱立南收到了孙陶然的融资请求,一时拿不定注意,还亲自询问了雷军的建议。

雷军与孙陶然已经是老熟人且了解他的实力,于是不仅在朱立南那里猛夸了孙陶然一番,还亲自投了50万美元给拉卡拉。

这是雷军做出的第一笔天使投资,此后他在投资方面也是一发不可收拾。

孙陶然也展现出了将拉卡拉做成的决心,他说:拉卡拉将是我最后一个创业项目。

尽管如此,在拉卡拉发展过程中,孙陶然也至少面临了3次危机考验:

第一次是2007年,当时拉卡拉正在线下快速扩张中,但融资不太顺利,公司的现金流断了,孙陶然没办法,把自己的房子抵押贷了一笔钱,又向联想借钱渡过难关。2015年他对媒体回忆说:“那个时候最难吧,觉得可能要崩掉了”。

第二次,是在2009年之后,2012年之前。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家与拉卡拉几乎同时成立的支付公司了,它就是支付宝

拉卡拉与支付宝的竞争过程,颇有些金庸笔下《笑傲江湖》里华山派剑宗与气宗的比拼:练剑十年,剑宗厉害,二十年,双方势均力敌,三十年,气宗占据绝对上风。

最初的拉卡拉就是剑宗,支付宝则是气宗。

只不过在互联网行业里,三五年就是一个周期,根本用不了10年。

一开始,当用户的互联网支付习惯没有形成,也没有足够的信任基础时,拉卡拉凭借线下推出电子账单、水电费便民缴费、信用卡还款等服务,到2009年在38个城市建立3万个便利支付点,成为当时国内最大的线下便民金融服务提供商。

但随着网购人群越来越多,用户对线上支付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移动支付迅猛发展,拉卡拉的C端业务就像是遭遇了灭霸的响指一样,大部分市场被支付宝和微信抢去。

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2018年,拉卡拉的个人支付业务收入分别为2.39亿元、2.11亿元、1.32亿、9488万和1.08亿,呈现出了逐渐萎缩的情况。

自称“老司机能够看到一百米以外的坑”的孙陶然,其实也预感到了危机的到来,为此2012年拉卡拉推出了手机刷卡器“考拉”,用户可以通过将一个考拉的设备插在手机耳机孔里,并下载APP设置,将手机变成一个移动刷卡器。

不过支付宝和微信的解决方案却更加轻量级,扫码即可支付,用户根本不需要一个多余的外设。

C端支付这一战是拉卡拉输了。

不过孙陶然还留了一个后手,2012年拉卡拉全面进军了银行卡收单领域,针对大中小商户推出了多种POS机和服务,将重心从服务C端用户转向了服务B端商户。

现在看来这是一次极为关键的布局,拉卡拉面对互联网创新打击时,给自己找了条活路。也直接影响了现在的支付格局:“微信和支付宝是付钱的,拉卡拉是收钱的(孙陶然语)”。

如今拉卡拉的企业收单业务交易规模已经从2016年的1.1万亿跃升到3.65万亿元,占到了公司营收的89.29%。

第三次危机考验是上市。

在孙陶然的管理理念中,一家公司的发展氛围四个阶段:初创期(主要矛盾是寻找方向)、成长期(主要矛盾是营销)、发展期(主要矛盾多元化)、成熟期(主要矛盾是生态化),他认为每个阶段的发展需要3年时间,也就是一个成功的企业需要12年的发展。

拉卡拉凭借2012年的惊险转型,躲过了生死危机,在2015年又凭借收单业务的迅猛发展,开始扭亏为盈。

2016年,在拉卡拉发展到第11年的时候,孙陶然认为是时候要为拉卡拉准备“成人礼”(上市)了。

起初孙陶然尝试以上市公司西藏旅游收购拉卡拉的方式曲线上市,不过这个方案被监管部门认为有疑似借壳的嫌疑而否决,当时出现的一场股灾、监管政策的收紧等因素,也间接导致了拉卡拉上市失败。

为此孙陶然不惜将拉卡拉分拆为拉卡拉支付和考拉金服两大板块,最终在等了3年之后才成功将拉卡拉支付板块带到了A股。

在上市现场,联想创始人柳传志致辞时说:

拉卡拉创业十几年来,所在的行业受到业务模式的创新和技术创新连续不断地冲击,因此创业者不但要有坚韧不拔的意志,而且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

雷军作为天使投资人也感慨的说:

看到孙陶然带领团队经过14年的奋斗终于走到敲钟台上,我特别激动,也深知其中的不易。

孙陶然则在网上回应雷军说:老大,我的金砖呢?

原来在2010年左右,雷军曾在一次饭局上对他投资的创业者们说过,谁如果能将自己的公司带到10亿美元俱乐部,他就会送其一块1公斤的金砖。

与孙陶然同时创业的李学凌(欢聚时代创始人)已经领到了雷军的那块金砖,用时7年左右;而孙陶然拿到这块金砖用时14年,也足见其创业之坎坷。

当然,上市并非是创业的终点,目前拉卡拉还面临许多问题,比如营收主要依靠收单业务,比较单一;且拉卡拉没有实控人也引起外界质疑。

孙陶然这位50岁的“老司机”依然需要继续努力。

结语

有人曾对孙陶然说,如果你能有雷军一半的勤奋,今天都会比现在更好。孙陶然承认自己做不到那么勤奋,但他的人生也已经足够精彩了。

在安逸的生活面前,他选择了大胆冒险;在创业面临绝境时,他选择了倾尽一切的坚守;在遇到创新甚至是被降维打击的时候,他也在积极学习并寻找出路;在当今996盛行的大环境下,他反而坚持每个季度出去旅行2周。

孙陶然的每一步选择都遵循了自己的内心。

或许大多数创业者都做不到柳传志那样的企业家高度,也做不到雷军那样的工作强度,但孙陶然身上的许多特点却是创业者们可以学习的。

因此,创业当如孙陶然。

注:文/克虏伯,出处:腾讯科技,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版权提示】亿邦动力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run@ebrun.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