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滴滴悍将 也是程维口中的“礼物”

作者: 李迎 来源: 电商报 2018-07-18 15:19

如今的滴滴早已成长为巨人,这家集齐了“阿里的人、百度的技术、腾讯的钱”的公司,凭借八十万启动资金,在短短6年的时间里,跻身千亿美元级梯队。

在滴滴成长的故事里,程维与柳青这对组合屡屡被提及,滴滴天使投资人王刚也曾说过,程维与柳青是绝配,就像马云与蔡崇信、马化腾与刘炽平。

程维与柳青所产生的化学反应毋庸置疑,但笔者今天想谈论的是滴滴的另一位功臣——CTO张博。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于程维而言,张博加入滴滴无疑是雪中送炭之事。直到张博的加入,滴滴才总算彻底补齐了技术的短板。

“张博是上天给我的礼物!”与张博见面当天,程维如此说道,那兴奋劲就像孩子得到垂涎已久的礼物。

程维遇到张博的时候,正是他被产品折腾得最焦头烂额的时候。

2012年5月,程维从阿里出来,与老同事王刚凑了80万,再拉上一个技术合伙人开始创业。由于没有创业经验,很快就吃到苦头。这位技术合伙人开发的嘀嘀打车(后来才改名为滴滴),一直没达到上线的标准,导致上线时间一拖再拖。

在一旁干着急的程维,给技术部门下了死命令,9月9日无论如何一定要上线。然而,事与愿违,程维实在忍无可忍,只好请这个技术合伙人离开公司,为了买回这名合伙人手上30%得股权,付出了数百万人民币的代价。

情急之下,他找了一家外包公司接着做这款产品,对方向他信誓旦旦保证,功能肯定全都实现。然而这款滥竽充数的产品频频出现BUG,多得像地鼠,打完一个又冒出一个,不仅耗电,还耗流量,为此出租车司机很恼火,大骂“难怪你们不收钱,你们和运营商是一伙的,专来骗流量的。”

气得程维有冤无处申诉,只好把话咬烂了往肚子里咽,谁让他这个阿里人不懂技术呢。

既然外包不靠谱,他就去百度、腾讯等大公司挖人,结果一无所获,对方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理由是“创业公司不确定性太大了,很多人觉得打车软件未必靠谱”。

程维很清楚,没有产品,此前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不难推测,此时的他肯定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如针毡。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总以为已经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地步,其实“柳暗花明又一村”也未可知。

这时候,上天暗中给他送来了礼物——百度的张博。张博的到来,解决了程维的燃眉之急。

有一天,程维在微信群里收到一个猎头发来的信息,说手里有一个人,适合滴滴。这个人就是百度的研发经理张博。

一听到这个消息,程维瞬间来了精神,赶紧约见面。关于这次见面,他这样回忆,“我现在相信,有些人真的跟你就是有缘。我很少对一个男人有这种感觉,就是一眼就知道,他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与张博谈完一出门口,程维立马就给王刚打了一个电话说,“这就是上天给我的礼物。”而王刚对张博的评价是“味道和我们很像,简单、正直、愿意付代价、好沟通。”

那时候,张博刚从百度出来创业,做了一些项目,结果都无疾而终,甚是郁闷。此前他在百度待了四年,从基层的程序员一步步做到技术管理经理的位置,参与了百度寻人和百度图搜等业务的研发。

2011年,在负责“百度寻人”公益项目时,张博的心态开始发生很大的变化,他意识到科技并不仅仅是他安身立命的地方,还可以影响到整个社会。

没多久,有一次他与当初招他进百度的老同事吃饭,这位同事当时已经离开百度准备创业,他对张博说,“你也准备创业吧,你是创业的料,百度的层级绑住了你的翅膀。”3个月之后,张博离开了百度。

所以当他遇到程维时,他觉得滴滴是可以改变世界的。于是,一切顺理成章地,张博成了滴滴的CTO,而滴滴也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技术人员。

张博在滴滴算得上是颜值担当,浓眉大眼,气质阳光,不仅技术水平过硬,而且能弹琴、能唱歌、能跳舞,足球、台球、潜泳爱好广泛。这样的人,确实并非等闲之辈。

他从小在湖北枝江长大,父母是下乡知青,经常带着他四处旅游,“家里每年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旅游。”张博说。形形色色的人,各异的风景,这些都开阔了他的视野。

高考前两个月,他踢球导致骨折,每天耗费大半天时间跑去医院换药。祸不单行的是,没多久,他因为患上肺气肿,在医院住了一周吸氧治疗。这样接二连三的意外,大大影响了他的发挥,最后以低于平时60分的成绩考取了武汉大学。

“加入滴滴以来,几乎天天都在打仗。”张博坦承。

团队在张博家奋斗

程维丢给张博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给外包公司留下的产品“擦屁股”。于是加入“滴滴打车”的第一天,他就每天熬夜通宵改代码,每周迭代一次,一直持续迭代两个月,这款产品才勉强及格。

在滴滴会议室一角,还有专属于张博的睡袋。据他的同事介绍,通常张博晚上11点下班,出新版本的那个月基本都是夜里2点以后才能回家,有时候实在没办法就留在办公室过夜。

这边厢刚收拾完残局,那边厢程维又给张博下了一个死命令:拿不下上海,就别回北京。2013年,张博班师攻占上海,这场仗足足打了40天,异常艰苦,当时的策略是白天去试各种方法,晚上11点回来讨论方案,调整后第二天接着试。

如此一来,才拿下了上海,“我们做很多事情是不留后路的,那个山头必须拿下,这也是滴滴的文化。”张博说。

让张博一战成名的,当属那个流传很广的“七天七夜”故事。那是2014年1月,滴滴与老对手快的发起补贴大战,实际上也是微信支付宝的“支付决战”。

滴滴背靠腾讯,快的手挽阿里,打得不可开交。不管是滴滴还是快的,订单量都蹭蹭上涨好几十倍,眼看着40台服务器撑不住了,就在这千钧一发时刻,张博向程维求助,程维连夜致电马化腾,从腾讯调来技术部队和1000台服务器。

张博很清楚,此时拼的就是谁的技术最好。“当时的情况是,我们的服务器挂了,用户就会涌向快的,快的就会挂,用户再涌回来,我们就会挂。考验的就是谁的服务器先稳定下来,用户就会沉淀。”

他丝毫不敢怠慢,整个技术团队窝在办公室奋战了七天七夜,直到快的扛不住,他们才罢手。当他们从办公室走出来时,浑身都发臭了,有人甚至连隐形眼镜都拿不下来了,可想而知当时的战况有多惨烈。

后来,滴滴有一间专门叫“七天七夜”的会议室。

在滴滴六年,张博扛过了无数场腥风血雨的战役,每一天于他而言,都是在打仗。这样不要命厮杀的日子,他仿佛回到大学时代。

其实,张博是“半路出家”的。在武汉大学读本科时,他学的是自动化专业,直到大三时才转到计算机软件专业。对于连重装系统都不会的菜鸟来说,这是一场艰苦的挑战,为了迎头赶上同学,他付出了异于常人的努力,白天学习计算机理论,晚上一个人在机房练习。

幸运的是,只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就把课程全部补了上来,毕业时还取得了全院第二名的好成绩。本科毕业时,他放弃了武大的报送,跑去心仪已久的中科院学习人机交互。

【版权提示】亿邦动力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run@ebrun.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下载APP